我他妈的永远喜欢小弹簧

纸质心脏中藏匿诡计。

再次旋风回归的你酷哥鸢十三
就突然诈尸吗,回归lofter
这个梗太唯美了我的烂文风写不出来
凑合着看吧就
我觉得自己没有良心的才码这么一点,实在写不下去了(ノಥ益ಥ)最后一段直接是照抄的
艾特一下提供梗滴小阔耐: @LUO


  李白的致命弱点是狄仁杰。
  也是奇怪,这个本来潇洒不羁放纵至极的诗酒仙,仿佛遇到了克星。那治安官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他治的服服帖帖。
  狄仁杰也很奇怪,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一个武功高强的剑客,怎么就对自己唯命是从。他自以为武则天无罪释放了李白,他就会离开,因为李白哪里都不属于,哪里都留不住他。
  入秋的夜晚有些凉,落叶被风卷起,年轻旅客撑着伞,踩过一地枯黄。烛灯仍悠悠的闪着,透过门帘雾里看花,狄府亮着灯,点点光亮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狄仁杰确实是觉得眼睛有些酸痛发涩了,从食过晚宵后他就没动过姿势,密密麻麻的公文拧成一团模糊的黑色物体,再加上昏黄的烛光,晃的他眼前发白。
  正当他打算熄灯歇息时,房顶上传来砖瓦松动的声音,像是被人踩踏一般,狄仁杰心里已大致猜出来人,毕竟在深夜能踏上大唐治安官屋顶的,除了那位剑仙也没有别人。
  他脸上挂着怒意,嘴角却扬起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小小弧度,他望向窗口,果然,李白笑嘻嘻的面容立刻出现在了窗外。
  “剑仙先生,你深夜来访,找狄某有什么事吗?”狄仁杰用着尊称,一板一眼的说道,嘴上想李白赶快走,心里却希望这剑仙别这么听他的话。李白嚼了嚼空中的嫩绿柳叶,随即吐掉并装出伤心的样子:“怀英可是对太白冷淡的很呢——太白今晚是找怀英对酒当歌的。”
  不容得狄仁杰拒绝,李白便一个翻身进了房间,他看到了桌子上堆的高高的公文,嗔怪了看了狄仁杰一眼,像是责备他这么晚了还在工作,便大手一挥把那些公文歪扭七八的堆到了一把椅子上清出了一张桌子。
  狄仁杰凭着那浓郁的酒香就能知道李白这次带的一定是他闻所未闻的好酒,而且这种酒据他估量,自己两三杯就能倒,李白是何居心,他还没琢磨明白。
  事到如此自己不可能再送客了,狄仁杰只好摆上了小巧的青花瓷酒杯,坐在了李白的对面。李白也顺着狄仁杰的意思,倒上了酒,一时间,本来充满文墨味的房间里飘满了香醇的酒香。
  说是对酒当歌,其实也就李白一个人活跃,狄仁杰无非干坐着、不时应上几句,桃一般大小的酒杯,一个时辰都不一定能喝干净。
  李白自己一杯一杯喝的怪起劲,外面起了雾,朦朦胧胧的透着月光,窗外笼着一层纱,沾满晶莹剔透的水珠。
  几杯烈酒入喉,李白也许是醉了,长剑安静的靠在桌旁,没有了鲜血裹身的张扬。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绕着桌子走到了狄仁杰坐的椅子旁,李白坐在了狄仁杰的旁边,凑的很近,近的狄仁杰可以听见他平稳的心跳声。
  “怀英。”李白的声音沉稳,如平和的湖面,无一丝荡漾的水波。椅子本来就很窄很小,这样姿势便扭曲成了狄仁杰被李白圈在怀里。
  这个姿势暧昧得不行,这让狄仁杰有些慌张,他急着想挣脱李白的臂弯,李白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凑在狄仁杰耳边低声说:“怀英,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怀英,我喜欢你。”
  狄仁杰被这一通话说红了脸,他故作镇定的回答:“李白,你又在戏弄狄某了。”李白知道,狄仁杰有点生气了,他叹了一口气,下巴搁在狄仁杰肩膀上极度疲惫的样子:
  “还要我说多少次,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玩笑。”

END?

好气哦我被屏蔽了

女攻预警,小破车预警,abo预警

虽然没被屏蔽估计也没有人看

往后翻吧

辣您眼睛的话致歉

溜了

记录我2018要写的文
几乎都是这两篇浪的点文
并不代表已经停止了
后续的我会加在评论里
屁放完了

一生也罢【空白,甜】


  街上正是萧条时间。
  来往的人很少,没有淅淅沥沥的小雨伴奏,诗人便提不起笔。
  扁坑里的积水弄湿了谁家姑娘的春裳,哪位先生托着腮眨着眼,琢磨着笔下是谁的年华。
  他便是那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白乐天。
  倭国的年轻和尚提着灯穿过大街小巷,揣着一壶温酒踏进了诗人的门槛。白乐天正咬着笔杆子写不出半句话来,见到这当然是欣喜,还不忘戏谑一句:
  “我之前可没听说过和尚也可以把酒言欢。”空海微微扬了扬嘴角,轻轻坐下像是不跟他计较。
  白乐天像是未喝已醉,皱着鼻子闻不出这是那家酒坊的独门绝活。
  “又在写长恨歌?”空海轻声问道。白乐天怀疑是不是当了和尚,嗓音就永远高不了几个八度。
  “当然。”白乐天洒脱的笑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不料喝的太快到呛了自己个正着,酒杯差点砸到了地上。空海不住掩嘴而笑,白乐天便送他一个带着嗔怪的白眼。
  打灯人提着几乎没什么用处的微弱蜡烛灯在街上遛了一趟有一趟,白乐天也喝了一杯又一杯,醉倒在床上。他面色潮红,嘴里喃喃着什么,时而手舞足蹈,时而抱着膀子,像个赌气的小孩子一般。
  他念叨着什么,空海伏到他嘴边仔细听,只听白乐天拖着长腔吟着一首空海从来没听过的诗,脸上还带着痴痴的傻笑:
  “浮华梦隐——洒落天下……嗯——子豪笔起风流不假——”
  没了音。
  空海定睛一看,这位爷已经睡着了。
  白乐天做了一个梦,关于妖猫的梦。
  梦中有皇帝,黄鹤,白龙,丹龙,以及杨玉环。他梦到了极乐之宴,满池的酒水一刹那变成鲜红的血,翻着白肚子的死鱼漂满了整个池子,一只黑猫踏着优雅的脚步,从血池中慢慢踱步而来…
  白乐天惊醒了,脸上密密的全是汗珠。他扶着额撑起身子来,苦笑道。
  都过去了。
  刚想下床解决早饭,他发现空海还坐在椅子上朝着他温文尔雅笑着。
  “还没走?”白乐天开口问道,其实他心里明明白白的知道空海在这里坐了一夜,不过是想找些话说而已。
  “没有无情无义无法无天只见诗不见人的白居易大人的准许,我不敢轻易下决定。”空海依旧是保持着微笑说。白乐天瞪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也没追究。
  白乐天上了个厕所的功夫,空海已经走人了,摸摸他做过的那张竹椅,早就凉透了。白乐天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随口一说的两句诗,一时兴起将它陈在了纸上,顿了一下,又加上了一句。
  梦中再无这番繁华。
  笔杆抵在下巴上,知道红了一片脑子里也没蹦出半个字来。白乐天想了很久,可平常那些词汇全部忘到了脑后。无奈的放下笔,又听到自己的肚子发出了抱怨的声音,刚想推开门去买早饭,回头一瞧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还带着腾腾的热气。
  白乐天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喜色,也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突然,他像是灵感大发一般,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桌子前,填上了最后一句。
  笔墨佛经一生也罢。

END

番外

  浮华梦隐洒落天下,
  子豪笔起风流不假。
  梦中再无这番繁华,
  笔墨佛经一生也罢。
  白乐天像个小孩子一样得意洋洋的把这首诗给空海看了。空海不再是开玩笑的语气,而是认真还带这些欣喜的问:
  “一生也罢?”
  “一生也罢。”

————————————————

就是刚看了《妖猫传》觉得超好看(。・ω・。)ノ♡
觉得空白这对可萌\(//∇//)\
小学生文笔请多见谅

圣诞节贺文【HE】

圣诞节

1.
  李白在圣诞节清早那天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小东西认真的眨着眼睛说:
  “嘿,你个笨蛋,快给糖。”

2.
  李白还是不明白万圣节的使者为什么要在圣诞节来自己家。
  当他询问时,眼前这个小家伙傲娇的扭过头去,又扭了回来。
  “迷路了啦,回不去了。”

3.
  知道了他的名字,狄仁杰。
  李白莫名不知道怎么办。
  一句话来说,他慌了。

4.
  于是,单身22年的李白身边多了一个类似儿子【?】的小家伙。
  隔壁的妹子同人本都写了三本了。

5.
  狄仁杰长期定居在了李白家。
  对了,还有他那折断了的飞行扫帚。

6.
  李白第一次带狄仁杰购物。
  狄仁杰坐在购物车子里一脸好奇的看着看哪。
  李白这次买的东西装满了三辆购物车,其中大部分都是糖果什么的。
  据我所知,李白这人从不吃糖。
那你猜猜,这糖是谁的呢?

7.
  到了第二年的万圣节,狄仁杰断掉的扫帚恢复了。
  李白告诉他的时候,他一脸欣喜的蹬蹬跑过去。
  把扫帚又折了。
  然后他有了再在李白家里住一年的理由。
  后来呢?
  那把扫帚被李白扔进了垃圾箱。

8.
  狄仁杰从外表来看已经是少年了。
  其实连狄仁杰都不知道他自己多大了。
  概括来说,几万岁吧。

9.
  李白送狄仁杰去了学校。
  当他知道狄仁杰很受女孩子喜欢时。
  他就把他接回来了。
  理由是狄仁杰不想上了。
  狄仁杰表示不背这个锅,其实他也是很开心的。

10.
  在扫帚被李白扔掉之前,狄仁杰曾经走过一次。
  在李白失魂落魄的时候,狄仁杰推开了门一脸正经的说:
  “如果你明天让我吃糖,我就不走,怎么样。”
  后续就是扫帚进了垃圾箱。

11.
  狄仁杰明天都吃很多糖。
  口袋里,嘴里,家里的每个角落都塞满了糖果。
  李白开始担心狄仁杰会有蛀牙。

12.
  接上,他没收了所以的糖果。甚至连藏在兔子布偶里的都掏出来了。
  这就是狄仁杰离家出走的原因。
  之后狄仁杰嘴里时刻含着糖,口袋里也塞得满满的。

13.
  第十个狄仁杰来的圣诞节。
  李白感慨的狄仁杰从来到时怎么一丢丢到少年变化简直太快了。
  嘘,悄悄告诉你,狄仁杰的身高以及外表什么的是可以随意改变的。
  人家活了几万年了。

15.
  李白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就是狄仁杰从来到这里连一本书都没有读过,在学校只待了一天。
  在他像狄仁杰提出这个问题时。狄仁杰用了一晚上背数学定理跟李白谈人生。

16.
  狄仁杰被追了。
  追求者长的很漂亮,而且和狄仁杰很般配。
  李白很难过,说不上来为什么。

17.
  追求者被狄仁杰拒绝了。
  “我不喜欢你,被我喜欢的笨蛋顶着他那头棕色的乱毛眨着蓝色眼睛等我回家呢。”
  只可意会不可言说。

18.
  狄仁杰长大了许多,好像跟李白一样大了一样,就在一昼夜之间。
  用狄仁杰的话来说:
  “还不是为了配合那个笨蛋的年龄。”

19.
  又是圣诞节。
  隔壁的妹子哭诉到:
  “我都结婚了!隔壁那两个还没坦白呢!你说怎么办?怎么办!”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她的绝望。

20.
  想要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还是别的呢?

21.
  “李白,我喜欢你。”
  蓝色的瞳倒映在金色的瞳之中。

22.
  他们做了。
  一场激烈又沉醉的性爱。
  酒不能说它是好东西,但也不算坏东西。

23.
  连着三把扫帚莫名出现在李白家门口。
  “他们来找我了。”
  狄仁杰面色凝重的说。

24.
  “狄仁杰,你以为你能赖多久?”长着黑色翅膀的少女在李白家门口下了最后通碟。
【没错就是我嘻嘻】

25.
  李白不再去上班。
  他怕某一天回家,家里会空空如也。

26.
  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
  家里寂静的可怕。

27.
  李白疯了。至少他自己是怎么评价自己的。
  三天他感觉好像过了三年。
  痛哭流涕。

28.
  敲门声。

29.
  狄仁杰站在门口,就如他们初见是一般,笑着说:
  “不给我糖吗?李白先生。”

30.
  相拥。
  人生就是这么美好。

————————————————

我我我我就是想发圣诞贺文。
顺便发一下自己的自设【臭不要脸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啦
【估计没人认识我】

 

猎龙者小姐


抱歉啊!我忘了还有点文这回事啦(ノಥ益ಥ)
阿特点文的小可爱: @献喜
等久了吧抱歉抱歉!

  月光洒在地上,银白色的,很是潇洒,黑夜笼罩着森林,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响,不知什么怪东西尖叫一声,从树枝上飞走了。
  大乔的高帮松糕靴把地上的落叶踩的嘎吱嘎吱响,和沙沙声混为一体,好像什么著名但又想不起来的曲子。
  大乔摸摸手心红肿的部分,那是礼仪教师小姐打出来的,还在阵阵的痛痒着,平常这个时间她已经在床上酣睡着了,可今天不一样,她要离家出走。
  大乔是这个国家的大公主,没错,可大乔从出生到现在七年来,一直不知道这个国家叫什么名字,父亲天天管理国家的大事,母亲又要照顾妹妹,能天天陪着她的只有奴仆吉娜和爱赛尔小姐——那位讨厌的礼仪教师。
  这使大乔觉得很无聊孤独,今天,她越过了管家安特诺的审查,悄悄的溜了出来。
  风很大,似乎还伴着点小雨,大乔只穿着一件简单的蕾丝裙,小小的她显的单薄而可怜,什么东西的低吼声传来,把大乔吓了一跳,她有一点害怕了,她知道这片森林有不少可怕的东西——能轻而易举杀死她的东西。
  那吼声越来越近,大乔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小声抽泣了起来,她现在十分后悔自己没在温暖的床上。
  它的主人终于出现了,是一种大乔用七年光阴所学到的恐怖词汇都描述不出来的巨大怪兽,她依稀记得童话里关于恶龙的故事,她现在就像那个无助又弱小的公主,任人宰割。
  就在那生物要张开血盆大口把大乔当做它的夜宵时,刀尖划破空气,什么重重的东西撞击地面,和大乔的尖叫声一起撕裂了宁静。
  英姿飒爽的身影挡在了她面前,手中的重剑生生砍掉野兽的头颅,银白色的发丝打在大乔的脸上,一个熟悉的词冒了出来。
  猎龙者。
  花木兰是个猎龙者,这是一个不受她们那个国家待见的身份。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批恶龙袭击了这个当时无名小国,灾难不断,民不聊生,还是国王亲自组织了一批猎龙者来消灭恶龙。后来,恶龙被驯化了,还渐渐成了国民的宠物,可猎龙者还保持着猎杀龙的习惯,国王试图与他们谈判,可猎龙者态度异常坚定,并说要一直保持猎龙的老本行,就这样,猎龙者被判为昏民,抓到后立即处斩。
  大乔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对眼前这个“危险人物”
一点恐惧感都没有,反而有一点亲切。
那猎龙者转过身来,是个漂亮英气的女子,她瞧见大乔呆呆看着她的傻样,噗呲笑了出来,把那体型惊人的大刀扛在肩上,对她说:“啧,小家伙,怎么在这个时候乱跑?要不是姐正好路过,你就要成为那恶龙的美食了。”还没等大乔回答,她又爽朗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家伙,回兰斯洛特去吧!趁你母亲还没有醒来时,回去吧!”
  这是大乔刚知道自己所在的国家叫什么名字,兰斯洛特。见她要走,大乔鼓足了勇气喊:“那个!你好……我叫大乔,你叫什么名字?”
  花木兰愣了一下,笑嘻嘻的揉揉她的头,如男儿般说:
  “记住,小家伙,我叫花木兰,猎龙者,花木兰。”
  花木兰。大乔轻轻念了几遍,她目送着她离开。
  花木兰。
  ————————————————————
  十八岁的大乔习惯到苏落那伊恩河畔静坐。
  她儿时经历的那一次依然没有被忘记,在她长大成人的时候才知道,那片森林叫烈荒原,而她遇见花木兰的地点,就在苏落那伊恩河畔。
  大乔自从那一次相遇后,再也没见过花木兰,她很不巧的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巡逻的轻骑兵,被揪了回去,父亲和母亲都用一顿臭骂来表示自己的愤怒。从此,家规上出现了新的一条:
  未满十八岁公主不允许出门。
  她每天只能从玻璃窗户边趴着,无奈的望着远处像一个小点的烈荒原。
  就在上个月,大乔刚过完十八岁的生日,这不只意味着她能去烈荒原了,她要在十九岁之前继承兰斯洛特国的王位。
  很遗憾,大乔的妈妈没能为大乔的爸爸生出一个男孩子,出生的是妹妹小乔,按规定,长女继承王位。
  “兰斯洛特的河岸,掉落的古代钱币,立在树下的的是谁……”她轻轻哼唱着从小就会的歌谣,好像一直唱下去花木兰就能出现在她眼前一样。
  “公主——”低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大乔揉了揉太阳穴:“阿梓巴特,有事吗?”
  身后的男人行了一个礼,小心翼翼的说:“王有事出去了,三十六号轻骑团捕到了一个猎龙者,请您去看看。”大乔的眼睛亮了亮,压低声音说:“快,带我去。”
  金碧辉煌的大殿里灯火通明,两边立着一排骑士,个个手持长剑,身穿盔甲,煞是威武。两个身穿着华美的、闪闪发亮的铠甲的男人围住一个带着手铐的少年模样的猎龙者,那阴森森的白剑架在他脖子上,好像随时都会砍下去。
  “这就是那个猎龙者,公主。”阿梓巴特恭敬的行了个绅士礼,示意让大乔过去看看。
  大乔带着许些失望的表情上前,端详了他一会,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语速极快的说:“把他押到我房间去。”那两个男人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听到没有?把他押到我房间去。”大乔厉声说“我要亲自审问他。”
  房间里,漫帐纱帘满是,绣着金丝线的床单被那猎龙者少年肩膀上的血沾的脏污了一块。大乔好心扶他起来,那少年愤怒一甩,大乔直直的撞在桌子上。
  那少年貌似有点内疚,他伸手拉了一把大乔,用还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道谢:“谢谢你……”
  大乔微笑着摆摆手,她向前迈了一步,打开了窗子,那少年领意,刚想跳出窗口,大乔急忙问:“等等——请问你认识花木兰吗?”那少年呆愣了一下,轻轻一点头,大乔立刻喜笑颜开,她大跨一步按住少年的肩膀:“请你务必帮我和她说,我很感谢十年前的事,如果可以,晚上十二点我会让侍卫大开城门,然后让所有人退下,邀请她来。”
  少年警惕的望了她一眼,软软的又点了点头,跳出窗外,不见了踪影。
   十一点,十一点五十,大乔焦急的在房间里等待着,她有一点害怕,如果打开城门后,外面空无一人该如何是好?
  什么东西落到窗台上,发出当的一声闷响,大乔下意识的抄起长剑,毕竟经常有一些魔物袭击城堡。窗户被轻轻推开,银色的发丝从窗缝里挤了进来,大乔手中的剑当啷一下掉在地上,英气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小家伙。”
  十年前一模一样的声音此时回响在她的耳畔,满腔话语涌到嘴边,却难以张开嘴把它说出来。
  “花木兰……是你吗?”大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问这样傻的问题,那张脸在自己心里印了十年,怎么可能认错?花木兰笑了,她伸手胡乱揉揉大乔棕色的头发:“不能再叫小家伙了……你叫大乔是吧?”大乔呆了一会,急忙点了点头,那可爱样让花木兰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我很感谢你把我的族人放回来,即使你是兰斯洛特的公主,抱歉,我可不能逗留太久。”说完,便要从窗外出去。
  “等等!那个……你会经常来吗?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大乔越说越小声,最后干脆成了嘟囔。
  花木兰没有转头,她一屁股坐到窗台上,哈哈大笑:“当然了!我的荣幸,大乔公主。”便消失在黑暗中。
  大乔红着脸关上窗,退到房间角落,捂着眼睛。
  不只想做朋友呢……
——————————————————————————
  “父亲——您找我吗?”大乔行了一个优雅的礼,有许些胆怯的望着宝座上的男子。
  “大乔——我听说你那天放走了一个猎龙者?告诉我你的理由。”男子冷着脸,表情似冰霜。大乔吞吞吐吐的回答:“那个,父亲,我在审讯他的时候没有关好窗户,让他跑了。”这是大乔撒过最劣质的谎。
  男子端详了她一会,目光中带着不少怀疑。“记住,三个月后,你讲与莫代尔的王子——联姻。”他留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那句话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花木兰和大乔还是经常见面,有时来上一瓶葡萄酒就能聊上彻夜。在这种情况下,友谊之情渐渐发酵、变形,成了某种不可言喻的感情。
  花木兰身上套着厚厚的黑色斗篷,她可不敢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国王以及大臣那些老顽固悬赏她的赏金可值得每一个人心动。兰斯洛特今天异常的繁华,街上人山人海,各种庆祝的道具摆在街上。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来,花木兰压低声音,问着她:“小姑娘,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这么热闹?”那小姑娘天真无邪的回答:“今天是大乔公主大喜的日子呀,要与莫代尔的王子殿下联姻。”
  花木兰愣了,她感觉一阵眩晕,胃里有什么东西翻滚着,好像有一把利刃插进心脏又拔出来。她飞快跑走,她现在唯一一个想看到的就是大乔。
  大乔,大乔,她对自己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花木兰感受着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自问着。
  一个很久以前救过的小姑娘?一个交情甚好的挚友?不,都不对。
  自己喜欢的人?自己想珍惜的人?自己……心爱的人?
  自己爱的人!
  花木兰快速的奔跑着,她想通了,她要把着一切的一切,全部,告诉大乔。
  一跃而上,打开熟悉的窗户,大乔穿着大红媳妇,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不清表情。花木兰静静的走上前去,她低声说,但最后越来越大声:“大乔,小家伙,你一定会疑惑我为什么要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我就在想,你到底是谁?我的生活中为什么出现了你,我想通了,你知道你是我的什么吗?小家伙,从我救你那一刻开始,我就喜欢你了,就从那一刻,我就喜欢你了,现在我想说……”
  花木兰长舒一口气:“我爱你,小家伙。我可以带你走,只要你愿意的话……”
  大乔轻笑一声,她用轻快的声音说:“猎龙者小姐,我有心上人了。”花木兰得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了,她沉重的转了身,准备离开。
  “我很爱她,可我以为她不爱我,所以我们一直骗着对方,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们一直相爱,而且我准备和她永远在一起,你猜猜她是谁呢……”
  大乔笑得温柔。
  “猎龙者小姐?”

  END


拒绝ky,摸摸太太。

Kagaroko:

翟子鸠_工程制图画到手残:

关于ky的杂谈
  我不是一个文手,写不出各位文触那样的文章,算不上字字斟酌但足够发自内心。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应该算是杂谈,写文的原因是因为今天早上群里的一条关于我的ky,看到这条消息,我突然有很多话想要表达,希望深爱白狄的你们可以看完。
  先具体说一下这件事,早上在群里翻聊天记录,看见2.0截了一张我在lof上的改图,紧接着往上翻,发现了狄芳党的某个ky用了我的图吐槽。其实最开始我是很懵逼的,不明觉厉外加黑人问号脸,我就看了眼ky的聊天记录,大概就是一个李元芳皮的ky说要在这张图上砍李白,抢了他的狄大人,于是乎我更加懵逼了。
  面对ky,我的内心是毫无波动甚至想笑的,我向来无视ky,视之为小学生,或者是中二病爆表的非主流下一代。然而,看到今天这个ky,我却有点荣幸之至的感觉,我的一张改图,八月二十一号发到了lof上,迄今为止热度不到150,比不上一个太太发的一条任何一个tag不占的摸鱼,却在时隔一个月后被人翻了出来,还是一个和我一点关系不沾的狄芳党。何等荣幸,我的图能传这么远到现在还有人关注,而且这只是我一条不知名的改图,居然深得狄芳ky党恩宠,被挂出来吐槽,不禁感谢这位ky一波。
  其实,各种各样的圈里,或多或少都有ky,我不能说萌狄芳的或者是信白的ky很多,也不能说白狄就没有ky,萌一个CP是自己的自由,每个人都脑回路如何也是他们的自由,ky强行安利自己的CP也好,疯狂喷别的CP也罢,最终都是他的的脑回路异于常人的产物。所以不管你脑回路怎么想,这锅你是得背。
  自我感觉,每个人萌不同的CP,都是有他的理由的,我喜欢白狄,视之为本命,原因是我喜欢李白放荡,狄仁杰清高,更喜欢李白云游四海,狄仁杰厮守长安……诸如之类的种种,让我爱上了白狄,至于狄芳,我不萌,在此也不想提及。
  今天这件事,黄队的一句话让我感触颇深,他说:“ky就是羡慕我写文写的比他们好。”这句话听着很舒坦,觉得也不无道理。所以 你ky就ky吧,我当你是在夸我,也当你被我强行安利了我的CP,总之,ky而已,我无所畏惧,只是你们脑回路太清奇。
  好了,逼逼了这么多,也不想长篇大论再说下去。总之一点,ky没什么,有后援团也好,贴吧挂人也罢,我作为一个天天忙的要死的工科狗是无心理会的,ky随他去吧,也没有必要生气或者伤心,请别忘了我们在群里分享的初心。

七夕贺文

深夜放文
本来已经睡了,但突然想起今天七夕,敢出来的
七夕节的糖嘻嘻
最近又要码贴吧上的文又要搞名朋所以一直没发文
七夕节死活不码虐


七夕节对狄仁杰来说,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就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睡觉,第二天再重复。怎么看也不想个特别的日子。
可这次不一样,这次的七夕节不是他一个人过。李白一大早就摇醒他,然后眼睛发亮的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
像个小女生一样,真的。
他不明白在他心目中沉稳的心理医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至少他一开始没想到。
“七夕节送什么礼物?”
狄仁杰的话音还没落,就得到了无数惊讶的目光。孙尚香擦着桌子上洒出的热可可,一脸不可思议:“哈?狄仁杰你也会过七夕?”
狄仁杰白了她一眼:“我只是想要点建议。”貂蝉插话:“我先说我先说!一般七夕节谁能工作的下去呢?武则天小姐下午一定会给大家放假,这时候我和我家露娜就会出去逛街什么的,最后.....”她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一下:“当然是意想不到的惊喜啦!”
孙尚香敲敲桌子:“我不赞同,七夕节我会和乔乔在家关上灯看一下午电影,然后我们会一起做巧克力!”
五花八门的建议如潮水般涌来,王昭君把文件夹一扔,示意让他们安静下来,然后一脸无辜地问道:“狄大人要和谁过七夕节呀?”
这可问道点子上了,狄仁杰瞬间红了脸,他掩饰般的咳了一声:“你们不认识他........”
“打住!”孙尚香做了一个“停”的手势,“这个‘他’是什么旁?”貂蝉笑嘻嘻的接:“还用说嘛?当然是男他了。”
正在狄仁杰想反驳时,武则天笑的一脸温和的走了进来:“哟,什么事呀,这么热闹。”
狄仁杰有种不好的预感。
十一点.........
李白抬头看了看表,打开手机,他发的信息狄仁杰没有回,这让他很失望。
没有惊喜,没有快乐,甚至连自己的爱人都不在身边,这是最让李白难过的。
其实也不是李白矫情,只是他觉得在特殊的日子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事情。
罢了罢了,也许是他忘记了,李白这么安慰自己。
电话突然响了,这把李白吓了一跳,他连忙接起电话,手忙脚乱的像个刚恋爱的少年:“哎?”
电话另一头传来狄仁杰闷闷的声音:“李白.........七夕快乐。”
这下李白真的愣了,电话另一头的狄仁杰深吸一口气。
“我爱你。”
“抱歉我为了买礼物没有及时回家,我马上回去。”
随后电话便被狄仁杰挂了,李白捂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微笑。
这是他过过最棒的七夕。

E.N.D